清镇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补读平生未见书

发布时间:2019-11-10 21:00:06 编辑:笔名

补读平生未见书

旧时文人作文,常说某人“于书无所不窥”。这句往往当不得真的客套话,在龚云表这里,却成了准确生动的写照。刚刚踏入他的客厅,入眼即是三面满满当当的书墙——主人提醒说,书柜是特意订制的,都是双层。走近端详一下,人文社科各门类几乎无所不包,不少新书刚出版不久便已上架,也有相当部分是市场上久已绝版的旧书。这些书不少是从季风书店买来的,龚云表是季风的常客了,简直有点逛季风成瘾的味道,但最近几年瘾头慢慢降了下来,他已越来越习惯于新书不决上亚马逊,旧书不决上孔夫子。洗手间马桶旁的小凳上摆着一摞去年出的新书,如《鸟儿歌唱》《沈从文的后半生》《吴小如演讲录》等,就大多来自购。

这样渊博的读书人,在退休以前,社会身份却一直是化工专家,日常研究的是高分子合成材料:“我保证白天上班八个小时把专业方面的事情做好,这样晚上下班回家以后我可以读自己想读的书。”好在家人都尽力支持龚云表,让他免去琐事的烦扰,比如家务,龚云表笑着说:“我在家务上是无能的,我自己也知道。”

1/6

2/6

3/6

4/6

5/6

6/6

到了1996年龚云表提前退休,这种“双重生活”终于告一段落。以前一直自谦为“艺术票友”的他,就此“下了海”,一心一意地从事艺术批评,策划艺术展览,与此同时,也像清朝文人说的那样,“拼命着书”。自客厅阶梯上去右转,便是龚云表的书房,他日常写作就在这里。墙上挂着的一张油画格外醒目,画中人正是龚云表,斯斯文文地端坐着。画的作者,是早年毕业于着名的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的画家汪诚一先生。龚云表曾为汪先生编了一册画集,汪先生即以此画作为答谢。当然,龚云表所编着的书远不止此,画旁的书柜,整整一面全是画册、文集、杂志,龚云表说:“这些都是我自己写的、编的书,还有发表过文章的杂志。” 现在他又正着手写一本陈逸飞的传记,与五年前他主编的那册集大成之作《陈逸飞画集》不同,这次他关注的是陈逸飞的青年时代,尤其是“文革”时期的画作,龚云表说,抛开意识形态色彩不谈,那时的陈逸飞,正处于艺术巅峰。

5G
高邮民生在线
季节养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