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镇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补贴政策一月四变

发布时间:2019-11-30 07:50:22 编辑:笔名

  曾经吸引美甲师安心依附58美甲的薪资政策,现在却因频繁调整已无法带来安全感,挑战双方关系的除了越来越严格的薪资标准,还有近期公司要求美甲师签订的一份生硬的“声明”。先因解约之事与被辞美甲师对簿公堂,后因签订“声明”与在职美甲师激烈对峙,“公司这样的态度,我已经无法接受了”,多位美甲师无奈表示。

  补贴政策一月四变

  10月已经过半,58在职美甲师小N和小A的订单数还是零,原因是“我没去自己找单”,两人直言。“主要是公司现在太乱了,我已经没有信心了”,小N坦承自己的理由,随后向北京商报展示了58到家新的工资计算指标表。

  根据小N提供的9月政策显示,58同城驻店队保底6000元,月单量指标60单,少一单扣100元,每周驻店3天或以上,每少一天扣200元,而“游击队”保底4000元,月单量指标50单,少一单扣100元。而10月最新的政策则未提及保底,工资为个人订单总额的80%+订单补贴+奖励。而新政策中所提到的补贴和奖励正是让小N等美甲师失望之处。

  北京商报从美甲师提供的58到家10月订单奖励政策中了解到,所谓的奖励有三种,分别为支付奖励、高价订单奖励和月度冲单奖励三种,除支付奖励为200元之外,其余两种奖励均为600元。用小A的话说“58提到的补贴和奖励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,很难拿到”。

  更重要的是,“公司的工资政策每个月都在变,补贴政策变得更快,有时候月初的通知到月中就变掉”,小N说这让美甲师很没有安全感,“从9月到现在,公司的补贴通知我至少收到4个,持续时间最长的补贴政策有半个月,而且这些补贴算下来基本都拿不到。”

  她继续向北京商报吐槽,“2月之前公司说做1单补贴10元车费,一天10元饭补,结果就补贴了一个月,到3月就没有了”。此外,多位美甲师还表示公司曾通知从10月开始执行末位淘汰制,“单量排名在公司最后30%的10月取消保底工资”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58到家日益严苛的薪资政策并没有让订单量健康上涨,反而引发了刷单问题。“肯定是要刷够公司规定的单量,你能帮我今天刷一个吗?”58到家美甲师小丽直接向北京商报求助,小N则表示,“刷单率一般比50%要高,最少要刷20单左右,最多40多单,因为公司每单不是给我们100%的钱,所以很多时候美甲师还得贴钱进去”。

  “心好累,觉得公司这就是逼着我们离职”,58到家美甲师小M难掩疲惫,“其实我刚进公司时充满激情,但是现在非常失望。”有同感的还有小A、小N和小丽。

  声明条款措辞强硬

  事实上,薪资政策严苛只是58与美甲师之间的隐形杀手,而真正点燃美甲师与58战争的导火索是一份声明书。多位58到家美甲师向北京商报透露,9月下旬58到家上海公司曾召集美甲师开会,会议中除了公布10月新的工资计算政策之外,还要求参会的每个美甲师必须在一份声明书上签字。

  美甲师提供的声明书内容中“本人明确知晓并认可”的内容共有六项,分别为“本人独立向客户提供服务,本人不是58到家员工,不受58到家员工制度管理,58到家不向本人支付工资,仅按月与本人结算代收用户服务款”、“本人同意参加58到家举行的统一培训,并承诺自行承担培训期间所发生的一切费用及问题”、“本人与58到家之间并不存在任何劳动关系或劳务关系”、“本人授权58到家为本人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”、“本人认可在提供订单服务过程中产生的物料费用,均由本人自行承担。如提供订单服务需要向58到家租用设施,58到家有权收取合理的押金”,最后一项为“本人认可58到家随时可对其业务范围和平台准则进行调整”。

  声明书对内容细节还做出了范例,“如58到家停止部分地区的业务运营或本人不接受58到家的相关政策调整,则本人同意无条件解除与58到家之间签订的信息服务协议,在58到家按协议约定结清代收代付款、信息服务费、物料费、代扣代缴税款及违约金后,双方无任何其他法律纠纷,本人承诺不会就在58到家获取信息服务中发生的任何问题或损失进行追踪”。

  “大家都觉得这份声明很不合理,美甲师跟公司还起了争执”,小M这样说,如此反应的还有小N跟小Z,小N告诉北京商报,“公司运营和市场的人给我们看抬头说速运、家政和丽人部分每个入职的人都要签字的,然后大家就吵起来了,吵得很厉害,后来很多美甲师就开始走了”。“最后公司的人扔给我们一句‘好好做事的就签,不想签的就该干嘛干嘛去’。”小Z回忆道。

  “我还专门去咨询过律师,律师说这个声明虽然很生硬但是并没有违反规定,可是我没有想到公司让签的声明这么没有人情味”,小丽表示很失望,“要不是因为家庭原因不想再折腾找工作,我肯定会离职的。”

  58态度前恭后倨

  有意思的是,当北京商报多次向58方面求证是否有要求美甲师签订相关声明书一事时,58公关部相关人士称,“我已经问过很多次了,58到家在全国地区都没有一个部门要求美甲师去签订什么声明,甚至没有一个部门草拟过这个声明”。而多位美甲师却向北京商报展示了声明书的照片及会议录音。

  以上种种压力与不愉快使美甲师们开始萌生退意,小N、小M和小A则向北京商报明确表示“不想干了”。

  小M说,“按照公司的规定算下来工资真的很低,而且之前说订单都由公司负责,现在却让美甲师去跑业务,公司的人态度还很恶劣,动不动就用扣工资的方式给我们施加压力,太没有安全感了,大家都做得不开心”。“其他的美甲平台美甲师都是拿订单的100%,做得多的还有补贴,平台又有单量派给美甲师,58的管理人对美甲师横来横去,只知道罚钱,谁高兴做啊?”小N如是说。此外,美甲师普遍向北京商报表示,58到家这样做就是为了逼美甲师自己离职。“他们不止一次跟我们说,‘我们不需要那么多美甲师,只要200个就够了’”,小N、小A等美甲师均这样表示。

  除了与在职美甲师的关系日益紧张之外,58到家与解约的美甲师还有几起官司在身。目前因58同城无故辞退上海美甲师,后者已经向上海市闸北区劳动争议仲裁调解委员会提出劳动仲裁,要求58到家支付违法解除的经济赔偿金。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透露,“目前这个案子的仲裁开庭已经结束,正在等仲裁委员会出裁决书”。

  据原58丽人部行业顾问张伟赟透露,“北京的美甲师与58的案子比上海开庭早,58北京方面的律师因为迟到被赶出去了,虽然公司说愿意跟美甲师和解,但是就赔偿金额和美甲师没有谈拢”。

设计动态
债券
分离设备压滤设备